站长寄语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注册步骤

 

和田玉的传奇故事
发布时间:2016-06-07    香木奇石网    来源:香木奇石网    查看次数 885 次


  一泡尿尿出了天价白戈壁料

  2003年一个一泡尿刺出了天价白戈壁料的传奇故事撩动人们发大财的壮志雄心。故事说就在这年夏天,一个收羊皮的小贩想超近路而不走公路,骑摩托穿越戈壁滩,途中尿急,便停车随地一泡,不想竟从沙石中冲出一块几十公重的戈壁白玉,收羊皮的小贩拿去和田卖了六十万,发了大财。消息传出,寂默的戈壁一下热闹起来,许多找玉人赶了过来,有走着找的,有骑着摩托找的,人们低着头,顶着烈日,仔细端详着看到的每块石头,祈盼着好运的降临。

  与哈拜尔一起在这里挖玉的买提江还不满30岁,去年他在这里不远处挖出一块饭盒大小的白玉,卖给了一个同村的玉石商人,对方给了他40万元,这让他首次触摸到了真实的财富。在之后的几个月,他用这40万元雇了一辆挖掘机在曾经的福地继续深入挖掘,但好运再没光顾这里,他没能挖到哪怕米粒大小的一块玉石。很快,40万元用完了,他又变回了从前的样子。除了这身西服,什么都没剩下。他拉着西服两侧的口袋盖自嘲道。

  改变命运的石头

  在出产玉石的新疆和田玉龙喀什河畔,当地人称这里每年都会出现1000个百万富翁、100个千万富翁。

  和田市布亚乡的艾则孜2003年挖出一块重约3公斤玉料,一出水开价就是25万元,头道贩子收了转手就60万元,没出和田市几经倒手就170万元了,最后570万元卖给北京的一个老板。

  一夜暴富的神话在玉龙喀什河两岸演绎,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常年在挖玉、倒玉、加工玉,最多的时候仅河床上就汇集了近30万人。和田工艺美术玉雕厂厂长刁文奎如此形容:太疯狂了,现在挖玉、买玉都像在押赌。

  新疆宝玉石协会秘书长易爽庭说,价格升得最快的玉石是采自玉龙喀什河的仔玉。好仔玉每克的价格都能上万元,比黄金要贵得多!即使差一点的仔玉,每公斤也在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

 

  2006年是大型机械进入玉龙喀什河采玉最严重的一年,从和田市玉龙喀什河大桥溯流而上的100公里内曾聚集了近3000台的挖掘机和20多万挖玉人。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国土资源部下发限采令,2006年下半年,大型机械才全部从河床中撤出。当地政府亦采取发放采玉证来限采。老挖玉工克里木。艾力遗憾地说:现在玉石值大价钱了,但连牙齿一样大小的白仔玉都很少见了……挖完了!”

  从十元开始的和田玉大亨

  我是洛浦县普拉乡人,家就在昨天你们去的总闸口附近。我小时候家里很穷,父母是农民,不会做生意,也不懂玉石。我小学毕业后,由于中学离家太远,家里又没钱供我上学,就辍学回家种地了。

  1986年我17岁,过古尔邦节时,父亲给了我10元钱,让我自己买好东西吃。我没舍得花这10块钱,就用这10块钱买了一块玉到巴扎上。第一天,巴扎上有人给了我30元,我没有出手。第二天,巴扎上有人给了我50元,我也没有给他。下午有人给了我110元,我认为这块玉值这么多钱就卖给了他。后来,我就用这110元做本钱,买了一块2公斤半的玉,几天后以180元卖掉又赚了70元钱。我一看做这个事情很来钱,就开始搞玉石生意直到现在。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和田玉不值钱。那时不要说一般的和田玉不值钱,就是白玉也不值钱,外地老板要的都是羊脂玉、碧玉。现在值10万元的和田白玉,那时候100块钱就能买到。就拿我第一次的那块玉来说吧,虽然只有拳头大小,如果放到现在的话给12万元都不会出手。

 

  一块石头决定去天堂还是地狱

  古人有一句话:神仙难断寸玉。

  1997年,他花了4万元购买了一块6公斤的仔料。这块玉石表面很光滑,而且带皮子,但一刀切下去,只有表皮3公分是玉,里面全是白花,没有任何雕刻利用价值。

  1999年,他在玉石大巴扎花了不到50元,购买了一块表皮只露出一点点玉质、重1.5公斤的玉(石包玉),切开以后,里面全是玉。这块玉他花了1万元的雕刻加工费,卖了30万元。

  2000年,他在市场看到一块重2公斤的黑皮籽玉,很难看,放了几个月都没人买。最后他用1200元购买了下来,仅花了5000元加工费,2003年就以36万元卖给了别人。后来这个人将这块玉拿到上海卖了120万元。

  和田白玉籽料2006年,他在洛浦县玉石市场看到一块3公斤重的红皮籽玉,由于是假皮子,许多人都不看好。他用1700元购买了下来,目前存放在乌鲁木齐,最少值15万元。

  他最后告诉我:现在做假皮子的技术太高了,像我有时也会走眼。今年,我购买了一块2公斤重的和田玉,带红皮子,花了4万元,最后切开一看,只是一块卡瓦石。有些是二次作皮子,有些时候,你根本鉴别不出来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据说和田一个学校的化学老师,研究出利用碘化物做假皮子,做出来的东西让一些行家都走眼,当然,具体的方法是秘不传人的。

  黄玉传奇

  临近关门时,林老板的小玉石店里聚着好几位玉友。

  和田老汉送来一包石头。大家随便翻着看了一下,都是些垃圾货,现在,通常都是这样,没

  有什么值得看的。玉龙喀什河都被彻底地掏过三遍了,每次都被挖到了岩层,河里的石头都被人们一个个过了一遍,大家嘀咕着,过上几年,连这样的垃圾都找不到了。没有一样入眼的东西,却沾了一手的头油。老乡的玉石都用头油泡着,这样可以把裂缝弥住。不懂的人会发现,今天收的很好的玉石,怎么过了两天却是伤痕累累,到处都是瑕疵,其实就是这个头油给闹的。

  等大家都看完要打发老汉走时,林老板拿起了一块石头,米黄色的,上面有层石皮,像人工合成的木纹地板。表面有三分之一带僵,业内把这叫半明半暗料,一般吃不透打开里面会是什么样。

  林老板在手里把玩了一下,问:多少钱。

  老乡说:这个嘛,6800

  林老板扔下石头说:去,你走,到这里抢钱来了吗?这么一块破僵石,根本就不是玉,你就6800要吗?你还想不想到我的店里做生意了?”

  “那你说个价?”老汉说。

  “这个破石头嘛,200块钱差不多。林老板虽然吃不透这块玉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但还是感觉不错,抓在手上很沉。有这样的重量,八九不离十,会是个好货。他想收下,他的心理价位是600块,出到这个价撑死了。万一不好,就这原石,当奇石出手也能保本。林老板进入这个行业只有三四年的工夫,因为以前做别的生意亏了本,进来的时候投入比较少,不能像大户那样吃货,那种明晃晃的羊脂玉,开口就是几万几十万的,他从来就吃不起,只能凭借着眼光,吃一点暗料,看准了能赚一点,看不准了也亏不到哪里去。几年下来,收了一大堆垃圾,交了一点学费,也算成了一个看暗料的行家。

  因为是暗料,凭的就是看得准,压得狠,竞争的人少,他养成了一个极其可恨的习惯,那就是死活不出价,吃一个料都要经过几个回合。他知道通常他看上的东西,别人不一定会要,他会等着老乡在所有的和田玉交易市场都转过了,没有能出手,再转到他的店里来的时候才真正出价,这时候老乡要吃要喝要住店,已经到非卖不可的时候。他这一套也管用,老乡通常都指望着明料赚大钱,有时这种暗料,他们会在卖了明料的同时送给买家,所以,通常在暗料上他们不会太咬价。林老板因此时不时地吃到一点独特的东西。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我们本小,小打小闹,只图个凭一双独到慧眼,玩四两拨千斤的游戏。这也是无奈呀,大有大的做法,小有小的做法。每个人的活法不一样。

  他捏在手里左看右看,扔下了。属于第二类玉友的张先生又捡了起来,用特制的手电照来照去地看,其他人都在说,快扔了吧,哪值得看,整个一个僵疙瘩。并笑林老板,这回你怎么走眼了,让那么一块破石头还在手里停留了这么长时间,是不是有损暗料专家的名声?张先生说:不一定。刘先生一把抢过来说:还不一定,我说一定就一定,你看,里面黑乎乎的,一点肉也没有,就是一块石头,根本不是玉。快让他走吧。

  张先生也扔下了石头,他看了林老板一眼,林老板什么也没有说,老汉走了。

  林老板关店门的时候张先生跟在身后问:老林,你看那会不会是一块黄玉?”

  林老板沉默了一下说:吃不准。他要的太高了,再等等吧。

  黄玉是和田玉中很少的一种,极珍贵,一般不太容易碰到,市场上假的很多,玩玉十几年,一块真黄玉都没有看到过的大有人在。

  几天了,林老板一直挺惦记那块石头。那个老汉又来了一次,这次他开到了3000元。离林老板愿意出的价还远着,他想再等等。除了我,不会有人看上这个烂石头的,一定会是我的。他想。

  又过了几天。老乡又到了他的店里,这次他要1000元。

  林老板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有拿,他不能给自己开戒,他收石头一直遵守着这样的原则,坚守自己的心理价位,到了这个价位就拿,到不了就算。反正石头嘛,有去有来。

  张先生也在惦记那块石头。他每次来都要问,老汉来过没有?现在是什么价了。这天他告诉在林老板店里玩的第三类玉友常先生:你没有看到那块石头,我有点怀疑是一块黄玉,你有钱,应该吃下。常先生听了立刻跳起来说:走,我们去找找。他们一起去了和田玉交易中心,看到那老汉果然还在,摆了一个流动地摊,老汉非要1800,常先生怎么看怎么也不值1800,常先生想给他出到1000元,他不肯,交易又没有做成。

  过了一个多月,常先生手里抓着这块石头来到了林老板的店里,林老板的心别别地跳了起来。让他吃下了。他想,这事办糟了。

  常先生兴高采烈,他说他给老汉出1000他不干,结果他在和田玉交易中心最里面的那家新开的小店的柜台里发现了,那老板十几天没有开张,实在撑不住,900块钱就卖给了他。

  林老板心里酸酸的。

  常先生说:老林,你有眼光,你给我看,这块石头怎么处理。

  林老板说:什么都不要动,就这样最好。

  常先生看来看去说:不行,太脏,毛病太多,不处理不行,我要去找个师傅雕出来。

  “千万不要,就这样好,将来能出大价。林老板说。

  常先生又让别人看,多数人说他走了眼吃了大亏,这是一块一钱不值的僵石头,根本不值去雕。常先生心里放不下了,又来找林老板,林老板还是劝他不要动。最后说:你要是一心要雕,就出个大价找个大师级的师傅。

  在场的人都笑了,说大师级的雕工可要两倍于这块石头,哪犯得着为这样一块石头花这么大的代价。真是小题大做了。林老板再没有说什么。结果,常先生找了一个扬州来的小师傅,花了1000块钱的工价去做了。当然,如果找大师级的师傅,工价是他的三倍。

  雕件做好了,常先生从玉雕厂出来就直接扎到了林老板的店里。林老板的心一阵紧抽,他知道这次,因为他的固执和贪心,他失去了一个重大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人一生中可能也不会遇到多少次。这是一块他从未见过的上好的黄玉,晶莹剔透,美极了。

  在场的人都傻了眼,都说自己今天开眼了,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好的黄玉。

  张先生复杂地看了林老板一眼。是呀,他们两个人犯的是同样一个错误呀,太算计,太精明,太相信四两拨千斤这个理念了。

  雕件传到玉评家镏金先生手里,他像被人刺了一刀,倒吸一口冷气,半天没有回过气来:可恨,可恨!这不是杀人吗?谁干的?好大的胆,竟敢在这样的稀世珍宝上动刀?哎,本是天地间的精心杰作,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谁,这么大胆,竟敢下刀。可恨呀。他长叹一声,痛惜地摇着头:这和田玉的上品就是原石,只有那些实在不成样子的东西才需要动刀,你这块玉,即使动,也只能一刀,以展示这黄玉的品质。现在你看,该动的地没有动,不该动的地方全都动了,弄成个四不象,可惜。这块黄玉,是我平生见到过的最好的一块。老常,就这样嘛,你这个货也值5万。要是没有雕,行家收藏,可以给到10万,你这一动刀,让这块石头的价值贬了5万。想去吧,如果一个绝色佳人的脸上被动了一刀该是个什么样的结果?你还会怦然心动吗?如果让大师级的雕,构思得好,设计得巧,也能出个8万,但也不如不动的好呀,可惜。

  大家都点头称是,这镏金先生的点评在业内是很有可信度的,通常他说的价,出入不大。

  常先生像被人剜了心一样痛悔地说:我真够蠢的,老林,悔不该当初没有听你的劝告呀,要是听了你的多好。

  林老板正在默默地想着心思。谁真蠢?谁是真正的蠢?错在哪里?眼力心力都到了,怎么会失去这样一个机会?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一个贪。

  果然,第二天就有人来找常先生,出了5万的价。常先生发狠地说:不到10万我不出,反正我又不缺钱,我又不等这个吃饭。

 


首页 | 资讯 | 品牌 | 商讯 | 名家 | 展会 | 培训 | 店铺 | 艺师 | 论坛 | 商家

服务热线:0538-7581717  客服QQ3270615029 邮箱xmqsw1717@163.com

www.xmqsw.com 香木奇石网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4306号-1  
网站二维码